28, 9月 2022
信仰在資本面前動搖(組圖)

曼聯要改隊徽了!日前據英媒透露,曼聯俱樂部計劃對已經用了15年的隊徽進行修改,要在隊徽中加入“足球俱樂部(FC)”的字樣,俱樂部方面表示,希望借此強化曼聯身上足球的痕跡,從而淡化現任老板格雷澤生意人的形象……無獨有偶,眼下另一家英超球會胡爾城也修改了隊徽,在隊徽中凸顯了“the tiger”的字樣。近日,《每日郵報》刊出專題細數了英超20強隊徽演進的歷史,其中不乏有趣故事,早報選取其中部分刊載。

作為一支球隊信仰的標志,隊徽在百年進化中一直有著自己的規則,然而隨著近代足球商業化的急劇發展,更改隊徽也正成為英超乃自全歐洲的商業手段。這樣的“附加值”不知是一種進步還是倒退。

“我不喜歡現在的隊徽,1998年的設計拿掉了‘足球俱樂部’的概念,其實喬爾(格雷澤)也不喜歡,曼聯俱樂部的商業運營非常成功,但我們首先是一家足球俱樂部,建設一支球隊的目的并不是僅僅為了做生意?!爆F任曼聯俱樂部CEO伍德沃德接受英媒采訪時直言不諱,事實上,曼聯現在的隊徽已經用了15年,當時俱樂部高層考慮讓隊徽上“曼聯”的字樣更大、更醒目,所以把其中的足球元素去除,現在曼聯俱樂部已經易主,一切看上去都需要有所改變。

值得一提的是,自從美國老板格雷澤入主曼聯后,曼聯球迷就一直很不樂意,他們認為格雷澤家族是純粹的生意人,他們將額外的債務劃入了俱樂部。格雷澤擁有曼聯并不是想通過更多的投入將俱樂部的輝煌發揚光大,反之是在挖俱樂部墻角,憑借曼聯良好的商業運營填補家族在其他生意方面的損失……有鑒于此,從伍德沃德到格雷澤都表達了讓曼聯回歸足球本身的愿望,他們口中,此番修改隊徽就是一個重要的信號。目前,曼聯的新隊徽還未正式亮相,但已經勢在必行。

不僅僅是曼聯,時下歐洲足球俱樂部都在打隊徽的注意,英超新軍胡爾城就修改了從1904年開始就用的隊徽,“‘hull city’這個字眼太普通了,我們的隊徽必須與眾不同,名字越短,傳播效果越強,新隊徽中的‘the tiger’無論視覺上還是聽上去都更有力量,我們需要用這個字眼來吸引球迷,讓胡爾城名揚四海?!本銟凡坷习灏⑻m姆面對媒體浮想聯翩,雖然憑借胡爾城的戰斗力很難在歐洲足壇乃至英超站穩腳跟,但“tiger”的確比單單一個地名更容易讓人記住。

當然,尋求改變的不止是頭腦活絡的英國俱樂部。今年5月份,意甲勁旅羅馬已經提前改動了隊徽。新隊徽保留了傳統的紅黃配色和羅馬皇冠造型,羅馬城的標志羅穆盧斯、瑞摩斯兄弟與狼母的圖案也得以保留,但隊徽中間原有的藝術字體“ASR(AS ROMA)”被新的“ROMA 1927”字樣所取代,按照俱樂部的說法,新隊徽更富現代感與國際性,適合當代球迷和向海外推廣的需要。但是此舉還是遭致罵聲一片。

羅馬俱樂部前主席森西告訴《米蘭體育報》,“我是一個傳統的人,但不失浪漫。不過讓我選,我不會更換俱樂部的logo?!贝送?,羅馬的球迷們也大為光火,“羅馬狼不是毛絨玩具,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你們這么干是對城市和球隊的褻瀆,新的logo就是一個贗品?!痹谛玛牷胀瞥鲋?,羅馬主席帕羅塔成為千夫所指,被指弱化了“羅馬體育俱樂部”的含義,只是突出了“羅馬”的概念,“這是典型的外來人做法?!?/p>

有意思的是,眼下更改隊徽的俱樂部中,球隊老板大多是外國人,曼聯和羅馬都由美國人把持,而憑借卡塔爾金元重新直起腰桿的巴黎圣日耳曼也有相同思路。雖然巴黎沒有對外宣布消息,但從去年下半年起俱樂部高層已經在討論一項議案—改變自1972年沿用至今的隊徽,“雖然球隊叫作巴黎圣日耳曼,但巴黎比圣日耳曼要重要得多?!本銟凡扛邔釉谝恍﹫龊线€是透露了一些內幕,據悉,巴黎圣日耳曼的新隊徽要不但有可能抹去“圣日耳曼”的字樣,也有可能把過去的“搖籃”和“百合”摒棄,而這全是卡塔爾老板們的思路,在他們看來,巨資投入一支球隊,目的是要借助巴黎這座城市的形象來推廣自己,推廣卡塔爾。從這個角度看,城市象征“埃菲爾鐵塔”的圖案保留就夠了,其他的足球元素和歷史印記都很多余。

雖然對外各個俱樂部都有極其美妙的誓言,但俱樂部老板們的目的絕沒有那么單純,相比之下,巴黎圣日耳曼的卡塔爾金主算比較直白的了,曼聯“回歸足球”的訴求背后隱藏的秘密恐怕更讓球迷憤懣,即便有可能增強球迷們的歸屬感,但商業目的才是他們追逐的根本。

誰都知道,更改隊徽之后,俱樂部的一切衍生商品都要隨之改變,球衣、圍巾、帽子……但凡印有隊徽的俱樂部商品都勢必重新改版制作,新款商品將很快涌上市面,替代老款的俱樂部商品,球迷們也不得不打開荷包,進行新一輪的購買,從這個角度看,更換隊徽是賺錢的好辦法,還讓球迷們無話可說。

曼聯一直是世界足壇商業化程度最高的俱樂部,過去很多年,他們連續位居福布斯足球俱樂部財富榜榜首,哪怕競技場上的成績被巴薩、皇馬等其他豪門壓過,但這并不妨礙曼聯的賺錢速度。事實上,從2008-2009賽季開始,曼聯保持了每個賽季換一套主場球衣的速度,到今年6年換了6套球衣,曼聯在全球擁有3.3億球迷,每年大約能賣出140多萬套球衣,光球衣銷售就能盈利超過6000萬英鎊,已經有不少曼聯球迷無法忍受,“這是俱樂部藐視球迷的又一個例子,他們只管賺錢。季票的價格已經讓很多人無法承受了,現在每個賽季球迷還要花50英鎊買新球衣,太荒謬了?!睉嵟瓪w憤怒,但曼聯的死忠最終還是會自掏腰包。

可以預見,當曼聯的新隊徽正式推出之后,包括新球衣在內的各種商品也會接踵而至,曼聯表面上宣稱要改變老板生意人的形象,其實質還是生意人的那套把戲,除了賺錢還是賺錢。不僅僅是曼聯,諸如羅馬、胡爾城,任何一個球隊都會在“隊徽門”背后賺錢,即便是不差錢的卡塔爾體育基金也不例外,差別只是賺多賺少罷了。

在追逐商業利益的目標下,遵循球隊傳統變得一文不值,商業化是現代職業體育的本質,至于那些海外資本,更要讓自己投入的金元得到最大的回報,金錢也好廣告效應也好。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也不存在無私的救世主,從這個角度看,海外資本做主的球會更改隊徽變得順理成章。

一開始,曼聯的隊徽就是曼徹斯特市議會的徽章(圖1)。這個徽章當中蘊含著當地河流以及運河航道的元素。

到了上世紀60年代后期,在曼徹斯特議會徽章的基礎上,曼聯創制了屬于他們自己的隊徽,其中包含著一艘船,還有三條斜紋(圖2)。但不知何故,隊徽上的玫瑰被設計成了白色,這種顏色和約克郡的顏色一摸一樣!

隨著隊徽的改進,玫瑰被足球所替代,徽章中間還加上了一個紅魔鬼的形象(圖3),這也暗合了球隊的昵稱“紅魔”。1998年,隊徽上的“Football club”字樣被去除(圖4),這個徽章相比之前的也更富有商業氣息。日前,曼聯俱樂部計劃對已經用了15年的隊徽進行修改,要在隊徽中重新加入“足球俱樂部(FC)”的字樣,俱樂部方面表示,希望借此強化曼聯身上足球的痕跡。

由于和曼聯隊同處曼徹斯特市,曼城原采取城市之冠作為隊徽(圖左)的想法和曼聯驚人相似。在20世紀中,兩個圓形設計成為了主流,現在的版本從1998年開始使用,由金碧輝煌的老鷹和星型組成。

曼城是一間位于曼徹斯特的足球會,前身為成立于1880年的“圣馬可堂”(West Gorton Saint Marks),1887年改名為阿德維克(Ardwick AFC),直到1894年成立曼城。

曼城原始隊徽是個圓形。俱樂部名字環繞其中的盾牌,盾牌的上半部分代表曼徹斯特運河,之后版本的下半部分是蘭卡夏紅玫瑰。此前隊徽有一個老鷹—曼徹斯特最古老的紋章符號,之所以是金鷹,預示著蓬勃發展的航空業。

在其他隊徽中,三個斜條紋用來表示穿越曼徹斯特的三條河流,Irwell河、Irk河和Medlock河?,F代版隊徽包括拉丁文訓言:“Superbia in Proello(為榮譽而戰)”。1998年,金鷹重返隊徽,原因是希望讓球隊更加“大陸化”,而其上部的三顆金星純粹就是裝飾。

切爾西最初的隊徽是一個切爾西退休軍官的素描畫,這位老者擁有一把白色的胡須還佩戴著一系列勛章。這也是俱樂部昵稱“The Pensioners”(侍衛者)的由來。雖然切爾西球員們從來沒有佩戴著這種隊徽出場比賽過,但的確出現在球賽的節目單中。

1952年時,泰德·德雷克成為了切爾西的總經理,他將過去的“退休軍官”圖樣從隊徽中去除,并且策劃了新的隊徽,當時的新設計是依據俱樂部球隊首字母所組成的拼合字,不過這個隊徽只使用了一個賽季就退出了歷史舞臺。

之后那個賽季誕生了新的切爾西隊徽,這款隊徽整整沿用了33年。這個隊徽的設計靈感來源于切爾西大區的城市徽章。而隊徽中的獅子形象則來源于當時的球會主席卡多根伯爵(同時也擁有切爾西伯爵的封號)。隨后威斯敏斯特大區(倫敦市的一個行政區)的管轄區域延伸到了切爾西俱樂部所在之處,隊徽中的權杖由此而來,外圈的玫瑰指代的是英格蘭。

1986年切爾西采用了第四代隊徽,同樣采取了獅子的造型。直到2005年時,隊徽重新啟用了圓環圖案。

阿森納的昵稱“槍手”,這個隊徽一直反映著俱樂部的起源—倫敦東南的伍爾維奇地區。1886年,俱樂部由南倫敦的“皇家阿森納”武器制造廠工人成立,1913年,球隊搬至北倫敦的海布里。所以,隊徽借用與伍爾維奇盾徽相似的加農炮標志。這反映了伍爾維奇地區長時間的軍事背景,這里是皇家炮團的大本營。剛開始,三門加農炮出現在隊徽中。在上世紀20年代。這個隊徽不會出現在阿森納的球衣上,但仍被俱樂部保留,并出現在比賽日指南中。

1949年,一個更像如今的隊徽出現了。此后,俱樂部決定在2002年使隊徽看起來更現代化,并計劃打算在未來搬至酋長球場。

利物浦鳥一直在利物浦的隊徽中。歷史上曾有不少元素被增加。例如上世紀80年代,盾牌被加入,上世紀90年代,香克利大門和對希爾斯堡慘案的紀念被增至隊徽中。

對這個城市而言,自1882年,俱樂部成立以來,著名的利物浦鳥一直是隊徽的標志。這是自然的選擇,為什么利物浦鳥留在隊徽的原因。

據最早史料記載,1901年,利物浦鳥出現在頒發給球隊的聯賽冠軍獎牌上。城市盾徽被復制到隊徽上。來自上世紀早些時間的檔案顯示,城市盾徽和利物浦鳥一度都是隊徽。

上世紀60年代,市議會否決球隊使用議會徽章的提議。上世紀90年代起,開始使用現在所用的隊徽,包括增加了香克利大門、紀念希爾斯堡慘案的不滅火焰,還有隊歌“你永遠不會孤行?!?/p>

自從上世紀30年代起,魯伯特王子塔成為俱樂部象征的一部分,不過,直至上世紀80年代起,這才第一次登上球衣。上世紀90年代,俱樂部做了一個復古版改變,現在新隊徽又有了改變(圖右)。

我們所知的埃弗頓標志起源于1922年,當時就是一個俱樂部縮寫在藍色盾牌的混合產物。雖然在當時素色隊服上沒有被使用。在1937-38賽季后,當時俱樂部秘書泰奧·凱利被要求設計一個全新的俱樂部領帶,這時候當地的地標“魯伯特王子塔”進入隊徽。

這座坐落在埃弗頓Brow旁的塔于1787年落成,至今仍在。自上世紀30年代開始,就成為隊徽的標志性部分。凱利同樣引入了古典時代勝利者的標志—桂花樹花圈,另外還有一句拉丁語訓言:“只有最好才足夠好?!敝敝辽鲜兰o80年代,一直用粗體EFC替代。

托特納姆熱刺:熱刺的“斗雞”隊徽出現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足總杯決賽。球隊的名稱就來源于哈里·豪斯伯(莎士比亞筆下《亨利四世》中的英雄人物),體現的就是哈里·豪斯伯的斗雞與馬刺。

水晶宮:上世紀40年代后期,球隊開始采用第一款的隊徽,形象是海德公園內的一棟由鋼鐵與玻璃組成的獨特建筑。當時建造這座建筑是為了舉辦1851年在英國舉辦的第一屆世博會。

卡迪夫城:盾牌中的紅龍是威爾士的象征,紅龍托起了三個銀色的臂章,背景的紅色則來源于11世紀格拉摩根郡的最后一位王子。隊徽中同時還有水仙花的蹤影,水仙則是威爾士的標志。

紐卡斯爾聯隊:1080年,羅貝爾二世下令要新建一個城堡,而這個城堡就坐落在如今的紐卡斯爾市。原始隊徽上方的皇家獅與燕尾旗昭示著城市從14世紀內戰之后延續下來的皇家傳統。

胡爾城:1947年,球隊開始穿有虎頭隊徽的隊服。自1979年起,與當今隊徽相似的隊徽啟用,同時昵稱“The tiger”也開始啟用?;㈩^上方則融合了三個皇冠與當地標志性的亨伯橋圖案。

發表回復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99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