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7月 2022
品牌公益:莫讓慈善成派捐

不久前,一則小消息引起了筆者的注意:巨人集團志愿者將跋山涉水運來的一批價值10萬元的教學用品捐贈給四川石渠縣城區小學,出人意料的是,竟遭到校方的拒絕。作為一所常年接受國家“兩免一補”的貧困小學,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背后,也自有其必然的邏輯,該校校長指出緣由,政府要求接受捐贈必須通過紅十字會。

原來在中國行善也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貧困縣還不接受你的捐款呢?!肮烂漓鸥婚T”事件以來,中國紅十字會涉商牟利的丑行頻頻曝光,形象跌落谷底,網友“呸”聲不斷。幾年前,筆者曾在民政事業單位有過短暫供職,種種貓膩,略有窺察。不過筆者在這里并非是想談這個話題,而是由此聯想到一些陶瓷企業在部分職能部門要求之下以慈善之名行派捐之實的所見所聞。

莽莽神州,每年難免都有幾次飛來橫禍。災難激發愛心的凝聚,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慈善捐輸。一次天災之后,筆者來到某陶瓷產業采訪,見到十來家企業踴躍捐款,現場宣傳則為“這是企業家無償自愿的捐資”、“是一次回報社會的公益性行為”。不管列位看官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的,就像魯迅先生所云“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果然,與企業家座談,抱怨之聲迭出不窮。不少企業家表示,主管單位一早就打電話,進行“勸募”和“派捐”,根據企業大小和盈利狀況,定下幾萬至幾十萬不等的捐款指標。劇本由主管單位寫好了,企業只需要出演主角、華麗上場就可以了。

歷史上也有派捐,官府出面以救災或者剿匪之名要求富商地主出錢,把錢老實掏出來,就給賞杯酒吃,不掏出來,那就敬酒不吃吃罰酒?!拔M征私派之弊,其禍尤烈!”歷朝都有記述。

不過,顯然企業對于這種“被慈善”的方式,既無奈又憤怒,老板們苦嘆“派捐猛于虎”,“這樣的慈善令人生厭”。慈善變成了派捐,奉獻變成了任務,自發的行為變成了行政的命令,民意反彈越來越強烈,誹怨叢生,有司不可不察。細究起來,筆者以為至少有三個方面值得反思:

一是政府職能部門的角色似乎錯位。我國《公益事業捐贈法》規定,只有發生重大自然災害時政府才可以接受捐款。實際呢,不少地方政府把慈善捐款當成“第二稅源”,本來屬于企業自由、自愿、快樂選擇的慈善捐款異化為“被慈善”、“被捐款”,將慈善作為強制的義務推廣。說白了,這是一種變相的、隱晦的錢權交易。捐款不受上級財政監督,容易成為腐敗的溫床,真是“坑爹啊!”

二是企業對慈善缺乏概念,企業把捐款當做是任務,往往在捐款之后也不會追問款項的去處,并不清楚,甚至也沒有意愿去調查清楚是不是真正幫助了需要幫助的人。既缺乏對現代慈善內涵的了解,也不大熟悉捐款之后的流程。

三是這種派捐惡化了公益氛圍,難以培育出一種健康、良性的慈善機制。慈善捐助從來都不是壞事,但這種派捐卻是霸王硬上弓似的蠻橫無理,散發著一種權力的驕狂氣味,也讓慈善組織變得不被信賴。派捐容易給企業家留下濃重的心理陰影,傷害了慈善熱忱,最終導致對慈善的畏避。

大災來了,向企業派捐,大型活動來了,向企業派捐,慈善本來是一件好事,硬是搞成一幕丑劇,實在讓人看不下去。也許企業確有服務社會、回饋大眾的良好意愿,那么唯希望讓錢捐助在明處,大白于天下,惠及更多的人。

陶城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僅為陶城網及/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99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青草